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另类小说 > 沈氏弃女 > 十年之后

十年之后(第1页/共2页)

两个人进去的时候,殿中还是弥漫着一股子酒气,可想而知昨夜召徽是喝了多少。也莫怪沈槐今早遇到齐寒的时候,他的脸色这么难看。

沈槐携着余瑶上前走去,掀开那帐幔一看,只见召徽安然地躺在床榻上,一点也不见清醒的痕迹。

【推荐下,咪咪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iiread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余瑶。

沈槐倒是毫不在意地在召徽床榻边坐了下来,然后开始唤她。

召徽被沈槐闹醒的时候还是一片迷糊,睡眼惺忪地看着沈槐以及站在旁边的余瑶,嘟囔道:“这是怎么了?你们怎么来了?”

沈槐拿起放在一旁的衣裳,递给她,示意她先换上。

召徽一面换着衣裳,一面扫视着二人,似乎是不解她们二人今日怎么会过来了。

忽然,召徽瞥见了一旁尚且摆放着没有收的龙凤喜烛。

“想起来了?”沈槐漫不经心地说道。

召徽的脖子僵硬了,脑海中开始逐一闪过昨夜发生的情景。

刚开始是她趁着齐寒没有回来的时候,抱着一小坛子的酒喝得酣畅淋漓的画面。紧接着就是齐寒回来了,她开始抱着齐寒非要他和自己一起唱歌的画面。

“……”召徽。她昨晚都造了什么孽。

“那个……”向来无所畏惧的召徽此番真的是有些害怕了,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那他现在人呢?”

沈槐撇了撇嘴,回道:“应当是随阿凛一同上朝去了。”

召徽抚了抚了自己的小心脏,宽慰道:“幸好幸好。”

她还有数个时辰的时间可以去想对策。

看着惊魂未定的召徽,沈槐和余瑶决定还是将时间留给她自己慢慢思考对策的好。

召徽现在确实满脑子都是昨夜她的出格举动,并没有心思来招待沈槐和余瑶二人了。

沈槐和余瑶出去后,就开始去寻她家的齐泽言和宇文栅。

“咕咕,快回来,不要追了。”

二人刚到时就看见宇文栅一脸急色地追着跑在她前面的齐泽言。

而齐泽言此时却迈着小短腿,追赶着跑在他前方的兔子。

这两人一兔构成了皇宫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这是哪来的兔子?”忽地,一道墨色身影忽然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上前几步拎起了那只还在四下逃窜的兔子,挑眉问道。

宇文栅定睛看去,发现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墨云。

“把那兔子放下。”既然是墨云,宇文栅说话自是不会那么客气,毕竟当初的事情她可还是记在心里的。

墨云闻声看去,发现宇文栅正叉着手站在对面看着他,不由得讪讪笑了,将手中拎着的兔子放下。

齐泽言一把搂过还想逃窜的兔子,抬头看了墨云一眼,乖巧地同他道谢。

墨云见他笑的可爱,忍不住伸手想捏捏他的脸。

谁知齐泽言后退了几步,警惕地打量着他,尔后头也不回地迈着步子跑了回去。

“???”墨云。

为什么连个孩子都不待见他,他做错了什么?

宇文栅搂过朝她跑来的齐泽言,目露赞赏。

余瑶和沈槐并肩站着,看着眼前的一幕,失笑不已。

再远处,则是齐远和宫阑珊。

“上次的事情……对不起。”齐远看着宫阑珊的姣好的面容,心里有些发虚。

说来,若不是他想着让宫阑珊陪他一同喝酒,也不会闹出事情来。

宫阑珊有些走神,并没有在意齐远刚才说的话。闻言不由得一愣,“啊?”

“如果不是我执意拉着你去喝什么酒,你也不会喝醉了,惹出那些事情来。”齐远兀自懊恼地说道。

宫阑珊这才明白齐远说的是好几个月前的事情。这件事她早已忘了,却不想齐远仍旧记着,并再次提起来。

“我会负责的。”忽地,齐远郑重其事地看着宫阑珊,说了一句。

“啊?!”宫阑珊彻底惊住了。

晚些时候,齐凛回来的时候,给沈槐带来了一个消息。

“齐远要去宫家提亲?!”不仅仅是齐凛,就是沈槐也惊呆了。

这个消息来得也太过于突然了吧。

齐泽言正坐在二人对面拿着个小勺子吃着饭,突然听见沈槐失声喊了一句,不由得抬头看去。

“提亲?”齐泽言疑惑地重复了一遍沈槐的话。

这个词是何意思,为何没有人教过他。

齐凛走过去,给齐泽言盛了一小碗汤,顺便拿了块帕子替他擦了擦嘴边的饭粒。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88.net

如果你也喜欢网购,可先免费领取:淘宝优惠券京东优惠券拼多多优惠券网购才省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