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另类小说 > 沈氏弃女 > 番外

番外(第2页/共2页)

齐泽言怔楞了一瞬。

现在的他早非先前刚进宫时软糯可爱的模样,身形早已长开,面上带着少年特有的青涩模样。

“悦之。”忽地,一个白嫩嫩的团子朝着二人飞扑而来。

二人倏然回首,只见齐和迈着小短腿正颠颠地朝二人扑来。

齐和是他们所有人之中年纪最小的一个,是齐寻和余瑶三年前生下的一个孩子。

齐悦之将朝她扑来的小团子接住,然后转交给齐泽言,“还是给你抱着吧,他太沉了。”

也不知道齐寻和余瑶每日里都喂他吃什么了,简直一天比一天沉。

齐泽言笑了笑,从齐悦之手中接过某只白白胖胖的小团子。

“泽……泽言。”齐和费力地叫着齐泽言的名字。

齐悦之站在一旁纠正道:“不是泽言,是哥哥。”

齐和却是不听,仍旧一口一个泽言唤他。

“齐、悦、之。”忽地,某道阴恻恻的嗓音在她身后响起。

齐悦之身子一僵,缓缓扭头看去,只见齐容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她的身后,唇边挂着一抹冷笑。

“嗷!”齐悦之吓的连忙往齐泽言身旁躲。

齐容缓步上前,想揪过她的衣领,和她好好谈谈。但是齐悦之岂能如他所愿,围着齐泽言四下逃窜着。

齐泽言怀里还抱着一个齐和,不好去拦他们二人。

而齐承烨则是拉不住暴怒的齐容,至于齐寄灵三人看见眼前那混乱的一幕都惊呆了。

“啧,这是在闹什么呢?”宇文栅一手拎起一个,将齐容和齐悦之二人分了开来。

墨云跟在她的身后,一口一个祖宗地唤着,将她扶至一旁坐着歇息。

宇文栅没好气地瞪了墨云一眼,随手扯过齐容问起了事情的缘由。

齐容看了眼宇文栅微微隆起的肚子,到底没有去闹了。

因为宇文栅的出现,齐悦之也算是逃过一劫。

夜里,众人是在正殿一同用的晚膳,因为今夜有客人到来。

“泽言哥哥,那人是谁,怎么生的和娘亲好像?”齐悦之指了指坐在一侧的易烟,开口问道。

对于易烟,齐泽言见过几面,是认得的。

“西凉的君主。”

齐悦之惊讶地掩唇。

待到众人在自己的席位上就坐,坐在首位的齐问昭才开始介绍起来者。

“悦之,叫人。”忽地,沈槐推了推坐在她身旁的齐悦之。

齐悦之诧异地瞪大了眼睛看着沈槐,然后下一秒她就看见齐容自席位上起身,谦卑有礼地唤了一声,“外祖母。”

齐悦之再次惊住了。

宴席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齐悦之与沈槐说了一声,就偷偷地与齐泽言换了个座位,坐到了齐容的身边。

沈槐下意识地朝两个人看去,希望他们二人不要当堂打起来才好。

趁着沈槐回头之际,齐凛慢条斯理地换走了沈槐面前的那盏酒,换成了一杯温热的羊奶。

“哥哥,齐容哥哥。”齐悦之晃着齐容的袖子,小意殷勤地讨好道。

但是齐容仍旧面色不改地稳稳坐着,看也不看齐悦之一眼。

“齐容!”齐悦之见无论自己怎么讨好都没用,索性压着声音吼了他一声。

齐容放下手里的筷子,偏过脑袋去看她。

齐悦之见他肯搭理自己了,连忙示好道:“我不是有意打碎那个娃娃的,最为赔偿,我亲手捏了一个赔给你。”

当初沈槐送他的那个,是照着齐容三岁时的模样捏的。若用几字概括,就是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而齐悦之现在送他这个……

齐容连看一眼都不想看。

“哥哥?”齐悦之歪着脑袋看他,小心翼翼地捧着手上的那个泥塑。

“这是我?”齐容挑眉问道。

齐悦之瞥了眼自己亲手做的泥塑,虽然做的也不是那么像,但好歹是个人样,也不用这么嫌弃吧。

最终齐容还是迫于齐悦之那泫然欲泣的表情,将那泥塑收下了,并保证自己不再生她的气了。

晚宴结束的时候,齐悦之欢欢喜喜地勾着齐泽言陪她继续去玩了。

齐容却是被易烟喊住了。

“外祖母。”齐容乖巧地看着易烟。

易烟神情复杂地注视着站在她面前的齐容,“可愿意陪我聊一会?”

沈槐和齐凛站在不远处,看着二人,心下自是升起几分感慨。

“回去吗?”齐凛低头看了眼沈槐。

沈槐眨眨眼,“我好久没有看过月亮了。”

齐凛意会地牵起沈槐慢悠悠地朝前方荡去。

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未完待续)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88.net

如果你也喜欢网购,可先免费领取:淘宝优惠券京东优惠券拼多多优惠券网购才省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2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