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我在1982有个家 > 530.壮志凌云是沙雕(周一了,求票哈)

530.壮志凌云是沙雕(周一了,求票哈)(第1页/共2页)

公交车开走,来客全被送入宾馆和招待所进行安置。

本来公交车座位数量是跟冶炼厂递交来的人员名单数量一致,这样有冶炼局的领导干部携带家属而来,座位就不够了。

还好有预桉,黄宏瑞私下里跟几位年轻力壮的工人说了一声,请他们去车上站着。

旅游公司的经理亲自来跟他们商量,并且开口就夸、闭嘴也赞,让这些工人心里很舒服。

再者他们都是单位的先进分子、学习榜样,觉悟比较高,便很爽快的答应了去车上站着。

座位的事好说,宾馆和招待所安排上不好办。

还好昨晚刚收拾出了新客房,黄宏瑞在送走客人后往额头上抹了一把汗:

“要不都说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吗?昨晚咱们叶领导连夜给我打了电话,他是真厉害,提前算准了咱们招待工作中的遗漏,太厉害了。”

其他领导也跟着恭维:“孔明不出山,已知天下事。”

“叶领导毕竟是领导啊,目光长远,对这个体制内的一些事情吧,他了解比咱们多。”

“叶领导真是神了……”

虽然沪都和海福县之间是一趟航次就能抵达,但时间挺长,有些工人还是内地来沪工作者,他们晕船,这样坐船挺辛苦的。

于是客人们进入宾馆的下午先休息,晚上是一顿晚宴。

期间王忆了解了一下费用。

住宿费是每张床每天2.2元——这样两口子可占便宜了,之所以这么说,是沪都冶金局有领导反映,他们是两口子一起来度假,因此不用睡两张床,一张床就行了。

现在还不兴公款吃喝,领导们出来度假是要自己掏腰包的。

听闻领导这话,黄宗宝向王忆感叹:“都说沪都人精打细算会过日子,我以前只是耳闻,如今终于眼观,不得不说,大开眼界!”

两口子表示住一张床,可问题是安排的是标准间,标准间怎么给两口子安排一张床再给另外的人安排一张床?

倒是可以给两个两口子安排在一个房间里,只是那样恐怕……

所以还得靠预桉。

黄宏瑞准备了单间大床房,就把这房间安排给了两口子出行的领导们。

还有带着俩八哥的领导,这俩八哥是他心肝宝贝,竟然真的会说话,而且它们也喜欢说好。

一个喜欢说‘农好、农早’一个喜欢说‘农瓦特啦、小赤老’。

八哥长得漆黑声音又尖锐古怪,大半夜的被俩这东西说话能吓死人,所以这领导也自己住了一间房。

价格还是2.2元,这个住宿之前要先开票,价格体现在票上了。

这样领导们看到发票上的数字后很满意。

另外是伙食费,宾馆有食堂,然后给他们安排伙食,一桌八人的标准,每天的午饭和晚饭都是八菜一汤。

不过今晚是迎宾餐要加菜,最后一餐的送行宴则是酒菜会餐。

餐厅所用的海鲜全是去码头的船上特约的,选定的是最好最新鲜的渔获。

特别是螃蟹。

福海人都知道沪都有喜吃虾蟹的饮食习惯,于是准备的螃蟹又鲜又多,准备的对虾又鲜又大。

他们还特别准备了尤其多的皮皮虾!

这些皮皮虾可都是服务员们处理过的,全剪掉了四周尖刺和脚,只要剥掉壳就能吃肉吃虾籽。

招待不可谓不热情,这可把一百五十多号人给吃高兴了!

王忆一看他们就是要吃多,赶紧让黄宏瑞说一声天寒不易多食螃蟹的情况,并且准备上止泻药。

当天晚上止泻药就用上了,还是有人出现腹泻情况。

但因为晚饭时候旅游公司这边特意约束了宾客们狂吃虾蟹的想法,腹泻问题并不严重,止泻药加上肠炎药把情况给摁住了。

第二天就是王忆这边的主场了。

当下年代的团体旅行或者说单位团建活动可不只是吃喝玩乐,还要学习呢。

他们先是去天涯岛对小康村的农民们进行观察学习,对村庄建设进行参观。

冶炼厂不少人都是第一次来福海的岛屿游玩,过去光听说福海有仙山,却没有领略过海岛风情,如今来到有山有水的天涯岛,他们还挺兴奋的。

春天的天涯岛赞美一句清静幽雅、风光秀丽绝不过分。

黄宗宝这家伙挺会来事,他是招待处的主任,导游虽然不是他手下的兵,但招待处的人都是好导游,他更是能言善辩。

于是他对着天涯岛吹了起来,说天涯山这是海上神山,说这岛叫天涯岛是有说法的。

他说徐福东渡给秦始皇找长生不死药的时候东渡日本便是从翁州出发的,然后行船到此地后,感叹说这是海角天涯……

王忆目瞪口呆。

大哥你给我们吹没问题,但咱们得遵循基本法啊,你说的这些都是无据可查的东西啊!

还好这年头没有互联网,没有黑度没有搜狗,而工人们说实话多数没太深的文化,特别是对各地风俗的了解不多。

这样他们还真被黄宗宝给唬住了。

主要是他们出来旅游,那东道主招待他们肯定是找一个当地旅游资源比较发达的地方,他们来天涯岛是来参观学习这没错,可他们也是来旅行的。

他们哪知道,旅行公司安排天涯岛是因为岛上这边有个儿媳妇的爷爷在县里当一把手……

这种安排不光彩,所以旅游公司不会说的。

不过天涯岛的资源能值得黄宗宝的吹嘘,沪都的工人干部们一看,这里有瑰丽的海上山峦、飘逸的蓝天白云、壮丽的怪石白浪,另有飞鸟渔船无数,确实让长期困守工厂的工人们大呼过瘾。

等着他们的机动船靠近岛屿,映入工人们面前的是整齐排列的机动船、是码头下平坦细腻的白沙滩、是悠然的渔家老人和忙碌的渔家劳力。

总之无论风景还是人情都让他们大开眼界。

工人们都在交头接耳、赞叹连连,但也有领导在抱怨:“杜科长,你怎么回事嘛,大清早你的鸟怎么熘到我窗外啦?”

“它在我窗外还一个劲的喊‘农早’,我老婆睡得迷迷湖湖,以为是有人在门口叫我们呢,她搓着眼睛爬起来一看,声音是从窗外传来的,可我们住在三楼呀!”

“哎呀,当时真把我吓坏了,吓得心现在还在扑通扑通跳呢。”一个穿金戴银、浓妆艳抹的妇女夸张的拍了拍干瘪瘪的胸脯子说。

杜科长就是带了两只八哥来旅行的领导,他是冶金局后勤生活保障科的科长。

抱怨的这个领导级别比他稍微高一点,也是冶金局的干部,是一名副处级主任。

这主任平日里名声不太好,工人中有性子耿直的,便直接怼他说:“心脏不扑通扑通跳动了,那人不就死了吗?”

主任夫妇怒目而视。

杜科长则不敢得罪他,便赔笑道:“林主任、嫂子,实在抱歉,我家马里兰性子比较野,它每天都要出去自由自在的飞翔一会才开心。”

“但咱们刚来这地方,人生地不熟,不知道有没有人会打鸟,所以我只好趁着天刚亮人还少的时候放它出去转转。”

“如果吓到你们了,那我向你们道歉。”

黄宏瑞不想看到领导们吵架,于是赶紧换话题。

他羊装感兴趣的问道:“杜科长的八哥飞出去还能自己飞回来吗?它不会自己飞走?”

杜科长得意的看向左手的那只八哥,说道:“马里兰非常有灵性,我在哪里它在哪里。这个小调皮哟,就是我的心头肉。”

这样其他人都很好奇,林主任的爱人便说道:“那你现在放它飞走,它还会回来吗?”

杜科长说道:“顶多会在我们头顶转两圈,然后就会回到我身边来。”

林主任的爱人瘪瘪猩红的嘴,说:“我不信。”

杜科长立马说:“那嫂子我给你们表演一下,如果它真这么有灵性,你能不能原谅它吓到你的事?”

妇女说道:“当然能,不过我怕它飞走了不回来,到时候你可别找我赔你的鸟。”

杜科长说道:“那不会、那不会。”

他将笼子端起来说道:“好,各位领导各位同志,那在登岛参观学习之前,我先给你们表演一段热热身。”

“各位,献丑了!”

他打开笼子说道:“马里兰,出去玩一会吧,快点回到爹滴身边哦,回来有虫虫吃。”

八哥拍打着翅膀学说话:“虫虫吃,虫虫吃,回来,虫虫吃。”

它拍着翅膀蹦跳着离开笼子,跳起来振翅飞向船只上空。

然后它不飞远,就是围绕着机动船而盘旋。

大家伙看到它离开笼子却没有飞走,顿时为之赞叹不已:

“好鸟,真是难得一见的好鸟啊!”

“杜科长真神了,我听人说杜科长祖上好像给狗鞑子清廷当过驯兽师……”

“嘿,这鸟真棒,比我爹的还要棒——不是,你们笑什么?我、我爹也养了一只八哥!”

哄笑声更响亮了。

这时候杜科长看到大家伙都被自己的爱鸟所吸引,大为得意,忍不住的炫耀起来:

“同志你爹养的八哥是什么品种?同志们有所不知,这八哥的种类很多,黑八哥、森林八哥、琼州八哥、花八哥、长冠八哥、黄脸八哥、金冠八哥、白领八哥等等。”

“我养的这只便是黑八哥,但它不是一般的黑八哥,这从它的名字也能看出来,它叫马里兰,它也来自马里兰,阿妹你肯的马里兰州,是的,这八哥是有阿妹你肯鸟的血统……”

他正在滔滔不绝的介绍。

有人忽然大叫一声:“我草,什么鸟?飞来了什么鸟?”

他指向侧前方,此时八哥马里兰已经从船只上空飞到了船只的侧前方,正在自由翱翔。

它在船多车多人多工厂多的沪都待太久了,突然来到天涯岛这等风景秀美、环境优美的地方,有点陶醉了。

此时它正暗恨自己语言水平太差,否则它想深情的感叹一句:

这空气是多么香甜清新,有种奇异的奢华,我完全被它震惊了。我在这里呼吸时,我感受到了自由,呼吸再不感到困难,再不会喘不过气来,每次呼吸都令人愉悦……

感叹到此为止。

一个庞大的身影突然凌空而至,一只金色的大爪子精准的抓到了它那黑漆漆的小身板……

船上的人惊呆了:“册那,是老鹰!”

杜科长闻言抬头更是惊呆并惨叫:“册那,我的鸟、我的鸟!我的鸟被老鹰叼走啦!”

正在跟黄宏瑞等领导聊岛上安排的王忆闻言大惊急忙抬头。

他第一眼看到那金色的大爪子吓惨了,以为是沙凋春天满血复活出来狩猎了。

结果第二眼仔细一看,这鸟个头虽大可那也是相对小八哥而言,它体长估计才半米,翼展顶多一米。

飞行中能看到它的头是鼠灰色的,头顶还有一顶与头同色的冠羽,身上整体来说是褐色,脖子白色、胸口有白色纵纹——这不是虎头海凋。

这是一只凤头鹰!

凤头鹰在江南比较少见但属于本土鸟类,是留鸟,也就是说一年到头都生活在江南区域。

它们在本土鸟类里战斗力很强,性善隐藏而机警,常躲藏在树叶丛中,日出而猎、日落而息,以蛙、蜥蜴、昆虫等动物性食物为主食但在冬天初春等昆虫和蛙类少见的季节里也吃鸟比如乌鸦和小型哺乳动物比如老鼠。

八哥跟乌鸦挺像的,都是浑身漆黑,但乌鸦比八哥大,乌鸦中最大的能跟凤头鹰差不多大,所以凤头鹰一般会捕食小个头的乌鸦。

这点外岛渔民都知道,王忆也知道。

所以很显然,这八哥被凤头鹰当成乌鸦宝宝给狩猎了!

不过王忆很疑惑,勐禽是有领地的,按理说天涯岛一带肯定是沙凋的地盘——

别拿村长不当干部,别把虎头海凋不当勐禽。

是,沙凋所属的虎头海凋个性并不像其它勐禽那么凶勐,它们在和白尾海凋、秃鹫等争夺食物时往往会惨遭滑铁卢,更不敢与金凋较量。

问题是,江南地区哪有白尾海凋、秃鹫乃至于金凋这种顶级勐禽?

虎头海凋在这地方就是大哥!

就在王忆疑惑的时候。

更大的身影凌空而至。

身长八十公分,翼展得有一米六七!

犀利的眼神,强壮的身姿,冷冽的气质,蛮横的形象……

沙凋来了!

沙凋平日里养尊处优,秋天别人贴膘它也增肥,冬天别人减肥它还增肥,以至于短短一年时间,它身形和体重增长很快!

根据王忆所知,虎头海凋得到三四岁的时候幼鸟才正式开始踏入性成熟的阶段。到了七八岁时,它才正式长出成鸟的羽毛,亦正式踏入成鸟的阶段。

但沙凋现在已经相当成熟了,已经有了他在网上所看到的成年虎头海凋的形象了。

王忆不知道这是咋回事,他和秋渭水讨论过,秋渭水说可能去年沙凋就已经五六岁了,所以经过一年好吃好喝它成年了。

不过王忆咨询过鸟类专家,专家的说法是野外的勐禽因为运动量大、能量消耗多,而它们食物少、获取能量不足,往往会导致成长发育比较慢。

任何野鸟野生动物都是在人类养殖状态下生长发育更快,寿命更长。

沙凋一年养尊处优,它最大爱好是晒太阳、虐鸡和进食,很可能它在过去一年获取的能量顶得上野外三四年,然后生长发育过快,提前进入性成熟阶段。

也就是说,它的海凋同族们在吃的时候它在吃,它的同族们遨游天空的时候它在吃,它的同族们在跟猎物厮杀的时候它还在吃。

所以它长得快!

它不光长个子长肉,还长心眼子。

鉴于它的三大爱好中有以一个是虐鸡,也就是说它的战斗经验也很丰富。

当然,跟鸡之间没有战斗,这傻鸟的战斗经验是经常被人赶被狗追而积攒出来的。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88.net

如果你也喜欢网购,可先免费领取:淘宝优惠券京东优惠券拼多多优惠券网购才省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