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相遇(月初求月票)

第一百一十六章 相遇(月初求月票)(第1页/共2页)

伽罗兰平和说道:

“我并不清楚那个怪物叫什么,如果贸然回答,只会误导你们。

“在这件事情上,我唯一能说的是,保持柔和、谦虚的态度,以包容的心态去面对,不要鲁莽,不要自大,弱者道之用也。”

虽然她这次用的是红河语,不再那么字正腔圆,但还是听得格雷、韦特和法尔斯一愣一愣,既觉得这很有道理,又认为和普通人的规劝没多大区别,只是把一些简单的话语包装得非常有档次。

这时,商见曜侧过脑袋,望向了龙悦红:

“你有什么想问的?”

你怎么知道我有问题想问?等等,我为什么要问?龙悦红内心挣扎了一阵,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道长,你不觉得你描述的事情和现实存在风格上的差异吗?”

其实,他对“封印”并不陌生,迪马尔科似乎就是因此被困在“地下方舟”内,但那涉及执岁,原理未明,又没谁用宗教语言包装,听起来不是那么违和。

伽罗兰毫不恼怒,微笑说道:

“每个人对世界的认知都是不一样的,你的未必错,我的未必对,各有各的道,没什么好争执的。”

你这样的回答让我感觉自己是个蠢货……龙悦红张了张嘴,在心里嘀咕起来。

这是因为伽罗兰的话语让他想起了旧世界娱乐资料里一个段子:

某人问智者:怎么说服那些蠢货?

智者回答:没必要说服他们,也没有可能说服,这只会浪费你的时间。我一般都是停止解释,选择附和,对他们说:嗯,你说得对。

某人表示反对:这怎么行?你这是逃避现实,不直面问题!

智者回答:嗯,你说得对。

伽罗兰看了龙悦红一眼,补了几句:

“所有的认知都只是表象,我们需要做的是从这些认知里找到道的存在,去感受,去领悟,直至有所得……”

见龙悦红、格雷等人都听得一脸茫然,伽罗兰停止解释,笑着说道:

“用最简单的话语来说就是,透过现象看本质。”

蒋白棉及时制止了这场单方面的“谈玄论道”,笑着做起寒暄:

“道长,等拜祭完,你是打算在这处城市废墟里再逛逛,还是准备离开?”

伽罗兰认真听完,忽然笑道:

“我本来随遇而安,没有明确目的地,但被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最初城就在附近。离开多年,既然路过,那就回去看一看吧。”

她没去解释这属于另一种意义上的随遇而安,反正对她来说,别人怎么看自己,她都无所谓。

说到这里,伽罗兰转过身去,就着还在冒烟的线香,对着某个方向连续行礼三次。

蒋白棉等人注意到,那个方向和“道与电器维修”电台所在区域基本重合。

“我拜祭完了,该离开了。”伽罗兰看了眼已燃烧到尾端的那些线香,笑着对“旧调小组”道。

然后,她又行了一礼:

“至人无己,新世界就在眼前。”

说完,她慢悠悠走向了两支队伍来时的道路。

走出近十米,她回过头来,提醒了一句:

“这里还有很多厉害的怪物,虽然都不如那个强大,但也不是轻松就能解决的,你们最好还是不要到处乱跑。”

道长,你这么随遇而安,应该遇上过不少厉害的怪物吧?上次相遇时,龙悦红还不觉得伽罗兰有多强,但经历了种种事情后,他发现这位能在沼泽1号废墟、废土13号遗迹等极度危险的地方如履平地,来去自如的道士,肯定比自己想象的更不简单。

哪怕不如杜衡,在“起源之海”内也绝对属于佼佼者了。

那还是当时不清楚“心灵走廊”的伽罗兰,现在的她究竟达到了什么层次,龙悦红无从猜测。

“明白。”蒋白棉用笑容回应了伽罗兰。

目送金发随意挽了个髻的伽罗兰消失在街道拐角处后,商见曜突然叹了口气:

“她去面对自己了。”

“啊?”蒋白棉先是一愣,旋即明白了商见曜在说什么。

伽罗兰“随遇而安”到附近,不只是因为命运做了安排,还有她本身的潜意识在起作用。

她也许已经到了“起源之海”的尽头,需要面对那个最不想面对的自己了。

而那个她显然“根植”于“最初城”。

既然逃避不了,那就去面对吧。

而商见曜之所以叹息,是因为他在这方面还没有任何进展,依旧无法说服那个他,无法战胜他或者包容他。

王富贵和格雷都听得表情微变,但什么都没有说,韦特和法尔斯则略显茫然。

此时,被一团黑泥固定在栏杆上的那些线香已差不多燃烧殆尽,化成了灰白的细末。

“‘永恒岁月’教派的?”王富贵收回目光,问了一句。

这做派,这谈吐,很难不让他产生联想。

“你真有见识。”商见曜夸奖道。

伴随夸奖的是从不缺席的鼓掌。

你这算是肯定了我的猜测,还是顾左右而言他呢?王富贵一时弄不清楚商见曜这句夸赞的实际意义。

“她是这么说的,具体是不是,我们也不清楚。”蒋白棉帮商见曜补了一句。

就在这时,城市废墟某个地方有惊恐的声音响起:

“救命!

“救命!”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88.net

如果你也喜欢网购,可先免费领取:淘宝优惠券京东优惠券拼多多优惠券网购才省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