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另类小说 > 碎叶传说 > 91、92、93章

91、92、93章(第1页/共2页)

萧清音续道:“其它边民可作工事兵、马夫、骡夫等运输兵,或是医事兵、木匠、铁匠等,以支持正面迎击敌人的部队,而我们更可把碎叶城分作三重防线,最内的防线以不夜街为界,不但是我们最后的防线,更是最坚固的防线,所有物资粮食移到这范围内,受伤的战士均送到这里医理。若不得不和敌人打巷战,这道防线可起决定性的作用。我们要保着的是不夜街,而此地之外所有区域,将变成碎叶城内的战场,这是坚壁清野的另一种形式。”

各人有点不能相信地听着她把全盘战略娓娓道来,人人扪心自问,均晓得没法想出比她更大胆可行的办法。

卓玉扬虽已对萧清音有很高的评价,仍不得不叫绝道:“清音小姐把高台指挥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试想想看,当敌人攻入城内,他们既不熟悉碎叶城,又受房舍阻隔难知全局,此时清音小姐在观远台对内外形势一览无遗,不但知己更是知彼,自然可以舍短取长,更令敌人有力难施,我们则若猛虎出柙。”

萧清音道:“第二道防线设于外城墙和不夜街之间,任由敌人人城,使对方难以发挥骑射的威力,而我们则占据楼房高处,利用碎叶城的形势重创敌人。”

安世杰道:“第三道防线是否在城外呢?”

萧清音欣然道:“在城外又如何呢?不过却不可离开外墙五十步,否则难以和碎叶城配合,至于如何设防,各位该比清音在行。”

左丘亮起立道:“时间无多,我们立即照清音小姐的吩咐去办。”

当他发觉人人都对他皱眉头,方晓得自己的莽撞,惭然坐下,道:“我都是没资格作不夜街的头子,只好请卓名士御驾亲征。”

萧清音摇头道:“我已准备委任卓先生作副统帅,因为我需要一位熟悉碎叶城的人在身边,由杨欢作你们的头领如何?”

众人轰然叫好,愈感到萧清音人尽其才,物尽其用的本事。

萧清音秀眸异芒连闪,道:“在商讨组织军伍和拟定通讯方法的细节前,我们还要商量好两件事。”

欧阳绪此时打从心底佩服她,忙道:“请小姐吩咐。”

萧清音道:“首先我们要把所有妇孺老弱撤走,不是曾长期在此讨生活的过客也要离开,如此我们便不用顾忌有敌人的奸细在,此事必须于日落前完成。”

慕容远道:“我正有此意,另一件事又是甚么呢?”

萧清音道:“另一件事就是夏侯公子曾提过的撤退计划,如若事不可为,暂时撤退也是一种策略,只有保住性命,方有卷土重来的一天。”

夏侯长风和红子春同时现出感激的神色,显是萧清音的话说到他们的心坎里。

今次再没有人反对或表示不屑,因为是萧清音的提议。

安世杰道:“撤退的路线必须出人意表,方可以避过敌人的追击。”

夏侯长风精神大振道:“如此说越河水往东逃是不行哩!”

慕容远皱眉道:“南北两个方向肯定路不通行,如往西走,如何避过敌人的衔尾穷追?”

安世杰胸有成竹道:“关键处在我藏身的小谷,我还有五十名手下留守该处,只要进入谷内,可轻易利用我的布置挡着敌人追兵,其它人便可以从容从其它两个出口离开,保证可行。”

夏侯长风和红子春立即轻松起来,不过今次却没有人敢怪责他们。

杨欢心中一阵激动,兰质慧心的萧清音已把所有人的心拴系起来,碎叶城联军亦确立起有效率的指挥系统,再不是各自为战胡乱凑合的乌合之众,如此对士气的激励和发挥,实有强大的作用。

他首次对今夜之战,生出希望。

杨欢立在码头,身旁是程古、安世杰、慕容远、欧阳绪和拓跋勇。

拦江铁索横河而过,把河水的交通截断,前两天他还是对此象征令碎叶城失去自由的铁索切齿痛恨,此刻却在庆幸铁索的存在。

杨欢道:“有甚么办法把铁索拆下来,若能往下游移半里,可以把水路封锁,使两胡帮的战船没法长驱而至。”

慕容远道:“只有硬生生把它锯断一法,然后在两岸深种木椿,再把铁索绑在其上,变成河道的有效障碍。”

程古干咳一声,低声道:“这样做恐怕有点问题。”

杨欢举头望往朝下落去的太阳,心中一阵感触。

碎叶城确是个奇妙的地方,敌人可以变成朋友,朋友随时可以成为敌人,从未上过战场的美女可以成为领袖,只不知能否创造奇迹,以临时凑合的联军,击退南北最厉害的两大巨擘呢?

拓跋勇的声音传人他耳内道:“小欢或会奇怪,因何我忽然改变主意,赞成主动出击。”

杨欢往他瞧去,后者双目熠熠生辉,脸泛异采。

拓跋勇迎上他的目光,道:“为了本族的振兴,必须有人作出牺牲,而那个人就是我。只要我们把左贤王拖在碎叶,时间愈长,对小玉愈是有利。所以必须改变战略,务要和左贤王打一场持久的战争。清音的策略非常正确,必要时我们该作战略性的撤离,利用广阔的原野使敌人泥足深陷,无法抽身离开。我知你厌倦战争,不过老天爷并没有体谅你的苦况,现在你是别无选择,必须与我并肩作战到底,否则我们拓跋族将遭到灭族的厄运。”

杨欢呆想片刻,心中浮现萧清音的玉容,点头道:“既是上天的安排,我还有甚么话好说的。时间无多,我们回去吧!”

杨欢和拓跋勇在码头分手,后者返驿站召集本部人马,而杨欢则往见萧清音,把最新拟定的战略循例交她定夺。

在红日斜照下的碎叶城,充盈着初战胜利带来的喜悦和希望。所有人不论男女,不论种族,不论派系,全体投入到备战的行动里去。

杨欢从小长安进入碎叶城,踏足刚被他征服的地域,心中感触丛生。

碎叶城从未试过如此众志成城地做一件事,这可是眼前铁铮铮的事实。而他们要对抗的却是南北最强大的四股力量,他们的领袖不单是武技上大宗师级的人物,更是战场上的无敌统帅,人人久经战阵。假若一旦守不住,被惹怒的敌人将会以血清洗战争的仇恨,后果不堪想象。

杨欢含笑挥手接受沿途战士们对他的致敬和欢呼,往不夜街驰去。

古钟楼帅旗高悬,帅旗不但是新的设计,且是刚画上去的,湿润的墨彩在斜阳光里闪闪生辉,非常夺目。

帅旗以蓝布制成,绘上鸟形图案,便若一头冲天而飞的鸟儿,充满对自由的渴望,不愿受到任何的约束,意象极佳。

一群骑士正从古钟场驰来,领头者是夏侯长风,见到杨欢,欣然迎来。

杨欢勒停马儿恭候,夏侯长风直驰至他马旁,勒马停下,笑道:“你们经实地勘察,有甚么成绩呢?”

杨欢见他笑得勉强,微笑反问道:“夏侯大少是否仍不看好今夜之战?”

夏侯长风苦笑一下,压低声音道:“说不担心是骗你,别人我不清楚,可是铁老大是怎样的一个人,我知之甚详。以他一个汉人,能在北方站得住脚绝不简单,何况还使黄河帮日益壮大。唉!你笑我没胆子也好,我的恐惧是从心里涌出来的,根本没法控制。”

杨欢同情地道:“害怕起来确是没有法子,在敌人如此声势下,谁能无惧?这只是个控制和处理恐惧的问题,你的控制力并不算差,至少仍可以装笑面。”

夏侯长风再凑近少许,现出遇上知心的神情,近乎耳语般道:“还是杨兄够坦白,我和老红都怕得要命,却不敢露出丝毫异样。我们这些做老大的,绝不能把心底事摆到脸上来,因为恐惧有如瘟疫,会蚕食我们的斗志。”

杨欢首次发觉自己有点喜欢他,为他打气道:“你已干得很好,刚才在河水旁我看到你的巧匠正把尖刺装到木材去,把木雷改装为木雷刺。你真的很有办法,这么快弄出大批钢刺来。”

夏侯长风欣然道:“你当我是神仙吗?钢刺是就地取材,把弩机用的特制钢箭修改而成。哈!不过我们碎叶城确是物资丰盛,只是战马加起来竟有三万头之众,以一万战士计,每人可换三次马。”

杨欢虽很想陪他聊下去,却因时间紧迫,只好拍拍他肩头道:“好好干下去,打不过便逃,这处是我们的地头,所谓猛虎不及地头虫,让我们向天下人证明此点。”

说罢策骑直入不夜街去了。

不夜街再不是不夜街,因为她已由风花雪月的胜地变成碎叶城的军事后援和补给中心。

数百座建筑物全部开放,从城内源源不绝运来的牲口粮草和物资,给送进经细心分门别类的建筑物内安放储存,其后院则成为马厩。

所有出入不夜街的通道均设立坚强的关垒,以弩箭机、投石机作基本的防御武备。不夜街比城内房舍宏伟高耸的建筑物,其上层和楼顶理所当然成为箭楼哨岗。

碎叶城饱经灾劫,所有楼房均以坚固、实用和防火为主,在此等非常时期特别实际和可倚赖。

古钟场散布着大堆小堆的东西、一群又一群的骡子和战马,最令人触目是以石车把古钟楼团团围起来,使古钟楼成为最后的防线。一天古钟楼没有失守,碎叶城仍未可言败。

乍看似是杂乱无章,细看又觉一切井井有条,没有任何布置是未花过心思的。

整个不夜街像蛛网般被连结为一不可分割的整体,发号施令的核心就是古钟楼,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古钟楼会如蛛网内的蜘蛛生出感应,对付入侵的敌人或猎物。

一路驰来,看得杨欢目眩神迷。

不夜街竟会变成眼前般模样,实教人难以相信。

他们和敌人的最大分别,乃他们是自发地为保卫碎叶城的自由和公义而战。

碎叶城的“公义”,是人人认同并奉行不勃的规矩。

姚猛正在指挥一群不夜族人在搬运一桶桶不知从哪个井打来的清水,见到杨欢兴奋的道:“清音小姐肯定是当今天下最杰出的统帅,她的主意不但别出心裁,还特具神效。我们今次定要把左贤王、天师杀得弃戈拽甲而逃。”

杨欢心忖你这小子真不知天高地厚,不过萧清音能予他们如此信念,当非坏事。皱眉道:“这些水是用来干什么的?”

姚猛和附近的不夜族人齐声失笑,得意忘形。

姚猛喘着气道:“原来杨欢也会看走眼,桶内放的是油而非水,是用来制滚油弹的原料。我们的清音小姐想出以牛皮制成弹壳,挠以易燃的火油,封口后以投石机往敌人抛掷,再以火箭燃着火油,这招便叫火油歼敌。明白吗?我没时间和你说话哩!兄弟们!继续努力!这百桶要送往北门去。”

杨欢心叫厉害,一夹马腹,进入古钟场,朝古钟楼驰去。

想到即可见到心爱的人儿,看着她英姿赳赳的指挥群雄,心中像燃起一个火油弹。

他再不会欺骗自己,他要毫无保留地爱惜她,而对她的爱,最后一丝疑虑亦云散烟消。

若非在陷身于连场大战的极端环境里,他与萧清音的发展绝不会如燎原野火般展开,正因晓得生死难测,愈使他抛开一切,全身全意投进火辣辣的男女爱恋里去。

萧清音在观远台上指挥全局,场面既大阵仗又热闹。

作为副帅的卓玉扬当仁不让地陪侍在旁,以备小姐她随时垂询。红子春,程古从旁协助,筹划布置保护碎叶城的军事行动。

不知谁把一张红木制的案牍搬上这襄来,台几上放了一堆式样高古的“令箭”,金光闪闪的,应是铁质内渗有黄金的成分。十多名“整装待发”,戴上插有羽毛高帽子的传讯兵候命一旁,每当萧清音发出新的命令,传讯兵便授以令箭,以之作为传令的记认和凭据,只此一着,可看出萧清音这位美丽的统帅“新丁”,长于组织和调配。

在登楼石阶处杨欢碰着差点是滚下来的方生,原来他的专长被萧清音看中,率领一批高手到碎叶城的“废墟”搜索或躲藏在那里的敌人探子。方老总得委重任,兴奋至说不到三句话,匆匆去了。

议堂内燕语莺声,挤满女儿家,忙得香汗淋漓,正齐心合力赶制作夜间指挥用的巨型灯笼。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88.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