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乱世公主 > 295与君永相望

295与君永相望(第1页/共2页)

两个伶俐的宫女早已收拾好包袱,一边拉着我说,“公主,别再犹豫了,王上要我们赶紧护送公主出宫。再不快走,就来有及了!”

“大王呢?”

难道他不和我一道走吗?

两个宫女则为难地看着我,道:“大王还在延喜殿中——”

不等他们说完,我已冲了出去。

延喜殿中,仲长卿孑然独立的身影在明灭的烛光中显得如此萧索,我一阵心酸,喊了一声:“长卿!”

那身影闻言转过身来,看见我,那灰败的脸孔掠过一阵惊讶,然后再是一阵大喝,“你怎么还不快些走!”

“长卿,我要你和我一起走”

“来人!快些将公主带离宫中!”

身后几个宫女便不由分说,驾起我便向殿外走去!

长卿,长卿,我大声呼喊着,眼泪瞬间如长河决堤!

你和我一起走!

无尽的呐喊在长廊深处不尽的回荡!

你和我一起走!

我冲开身后两人的控制,就要冲出来,向长廊尽处的那个人狂奔而去!

长卿,求求你,跟我一起走吧!

“你不要过来!”长卿一手抚向腰际的长剑,“呛”的一声,长剑已然出鞘!

“长卿!”

他横剑颈上,眼看着我,目光惨然!

“小蔓!你听我说!”

“是,我在听你说!”

“你快走!有多远走多远,去找一个能托身幸福的男人,好好地过日子!”

“可是,长卿!”我哀哀地看着他,“没有你的日子,我又如何能幸福?难道你忘了,我们早已诏告天下,你要封我为后?”

“可是,我们并没有做过真正的夫妻!你还可以——!”

“不要!我什么都不要!除了你我谁都不要!”

他嘴角含笑,微微送过颈边的剑刃,“啊呀!”

片刻之间,一缕鲜血已是轻轻的溢出,他却浑然不觉,只是依旧伸出左手制止我的前行。

“长卿,你不要再——”

“小蔓,你听我说,从小父王就对我寄望很高,他总是告诉我说,以后东齐的江山社稷是要交给我的,那时,我总是想,天下如此之大,做什么不好?我才不愿做这劳什子的王候呢。更何况还有子玉在,他的心思比我重不止一倍,我虽知他对父王有些怨恨,但他毕竟也是我东齐的子孙,他天资聪颖,东齐交给他也未尝不可,而我,只需做一个闲散的宗室王爷便可以了。治理国家,这是何等的重任,何况我素无大志?以前,我总以为有三弟在,我便以为我可以逃掉这个责任,直到三弟去了,我才知道,从今往后,我再也逃不掉,或许我一开始便是逃不掉的,父王将东齐交到我手中,我便要责无旁贷地守护它。每一天,我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般,以为这样便可以保全得了父王交到我手中的基业,可是,今天,东齐却仍旧在我的手中亡掉了,你说,我有何面目去见九泉之下的父王,有何面目去见九泉之下的东齐国列祖列宗?”

“长卿,这不是你的错啊!”

我向前一步,朝他说道,“你呆在这里,难道便保全得了东齐国的基业吗?”

“都城外的将士还在浴血奋战,临城里还有许多百姓,我又怎么独自离开?”

“你不走,我也不走!”

“小蔓,我告诉你,你且先离开宫中,等时局稳定,我再去找你!”

我正要再说,只听见肩膀处传来一阵巨痛,一个模糊的声音道:“快带公主离开这里!”

然后便不醒人事了。

醒来之时,我已身处了离临城百里之外的一处村郊,随行的两个宫女告诉我说,临城已被周军攻克,而仲长卿在宫中放了一把火后,以身殉国!

长卿,你怎么能这么忍心?

我只觉得胸口处一阵翻涌之后,便再次昏了过去!

这一次再醒来,已是隔了数天之后。两个宫女倒是尽心尽力,想着各种方式地让我说话吃饭,但我已是了无生趣,并不领情。

直至这天,一个名叫浣儿的宫女对我道:“公主悲伤成疾,再这样不眠不饭,更于身子无益,大王对公主如此爱惜。如果他亲见公主如此不爱惜自己,不知何等心痛?外间虽言大王已死,但实际如何,我们并不知道,公主何不找机会回宫中一探究竟。”

我承认这浣儿的话打动了我,仲长卿究竟死了没有?并没有确切的消息。

不管如何,我要亲自去找他!

这样想着,不再用浣儿她们来劝,我便主动地认真地吃饭休息,想着赶快调养好身体,好去找仲长卿!

只是当我们再次回到临城的时候,临城已被周军重重设卡,闲杂人等,不能轻易进城。临城内的原东齐王宫虽早已被火化为一片瓦砾,但是戒备森严,便连靠近一步也难。

我知道,如若仲长卿还活着,也不可能呆在这临城里了。

我也只能闷闷地离开了临城。

我把从宫里带出的钱分成了三份,两份给了两个随行的丫头,如今我也并不是什么劳什子的公主了,要她们跟着无益,还不如让她们自己找好人家,早点嫁了算了。两个丫头听说我不要她们跟着,寻死觅活的,说是身受仲长卿大恩,一定要服侍我一辈子,但后来终于还是被我说动了,抹着眼泪回去家乡寻找自己的亲人。

自此,我真正成了一个孤家寡人。

四海飘零,孤苦无依。这是张陶曾经对我的诅咒,想不到竟然一语成谶,可见她对我的怨恨有多么深!

还有我的胸口的疼痛时不时的便会发作,发作的次数原本是数月逐步发展成每月便会一次,我疑心是公孙子玉当日所说的什么还情丹所至,但现在他早已死了,便连可能知道内情的仲长卿也生死未卜,我便也莫可奈何。或许,便连我也死之将至吧。

此后在三年的时光里,我都是在茫然的寻找中渡过每一天,每年的所谓祭日,我便总会悄悄的赶往东齐旧日的王宫前,默默地祷告上天能还给我一个生还的仲长卿。既然周军并没有发现他的尸体,那便总说明或许他并没有真正死。

甚至于我也多次想到了晓庐,记得以前他曾经带我去过那个座落在临城郊外的一个世外桃园。每年的大多数时间,我总是呆在那里,或许长卿曾经真正想过做一个隐者,因此在那晓庐里放置了许多的生活用品,即使是数月足不出庐,也不用担心衣食。晓庐里琴棋书画,典籍收藏丰富,倒也容易打发时光,躺在那里的每一个夜晚,我的脑子里便会有这样的默念,或许明天醒来,便会发现他站在我的面前罢。

虽然理智告诉我,这样的想法,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对于仲长卿的生还,希望已是越来越渺茫,但是除了这点可怜的期盼之外,我不知道,我孤苦一人活在这个异世里还有什么价值?

这一年的夏天,当我再次前往临城时,偶然间听到了一个令我震动许久的消息。

玉泉子在周国国都镐京城设坛讲座!

其实天下早已归顺大周,慕辰风君临天下,四海归一,百姓安居乐业,他的政绩倒也有目共睹,凡我所听到的,皆是说他是个有德的明君。

想起当年老道士说的所谓的什么河清海晏,尘埃落定之时,便是我了去之日,今时想起,才想到或许冥冥之中,我今日的命运早已有了安排,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去找他呢?他是这世上惟一能帮我的人了。

镐京城。醉仙楼。

是全镐京城最热闹的地方,也是消息集中的地方。

我挑了二楼的一间雅座从下开始,旁边断断续续的交谈声便不绝于耳。

“玉泉子道长本月15在香山论道一事,你听说了没有?”

“呀,你老兄当我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呆子?这样的大事,天下谁人不知?近来这镐京城又热闹了不少?”

“听说这玉泉子道长已然得授天机,能知人间富贵福禄……”

我在旁笑笑,本月15,那便是还差几天了,到时等他论道一结束,我再去找他罢。

“……有一件事,我总是不太明白——”我抬眼好笑地看着一旁的两个中年男子,想不到这两位仁兄年纪不小,八卦精神却不弱。我见他们絮絮叨叨问了许多事情了,不是东城的富户小妾美,便是朝里的哪位达官的悍妻如虎。

“这朝华公主年已双十,为何皇上还不替她寻找驸马?”

朝华公主?记忆回到了几年前的周庭,那明媚如娇花的金枝玉叶,当时不过是十四五岁,现在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

“我有一个远房亲戚以前在宫里当差,见过这位公主,说是长得如花似玉,皇上和太后对她极为宠爱。”

“这就是你有所不知了,皇上原本有意是将公主许配给瑞王爷的,只是——”

“瑞王爷便是那个——倒是好,只是瞎了眼睛,公主如花似玉,难道竟要嫁给一个瞎子不成?”

“唉,你哪里知道?公主倒是愿意,可是那瑞王爷却不愿意。”

“啊,竟有这样的事?”

我也觉得好奇,堂堂公主下嫁给一个瞎子居然还不愿意?

“瑞王爷可不是寻常的瞎子!他可是为大周国立下了汗马功劳的人!”

“可瞎子总归是瞎子,看不见嘛?堂堂公主下嫁于他,他居然不愿意?”

“谁说不是吗?这天下之大,无奇不有,难道你没听说咱们的皇上,也是怪得紧,算上今年立的这个谨妃,已是原先第几个卫——”后面的声音突地低了下来,估计是谈论皇帝毕竟有所顾虑。

打听到了玉泉子的所在之后,我倒也安心地呆在客栈里,足不出户,便连日常饮食也是让人送到房里来。

已经有多年未踏足周国的领地了,哦,不,应该是镐京城,这个地方,自己曾经是最熟悉的,可惜人事错迕,我们终不能保持原来的立场,于是便不能相厮相守。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88.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